一只山鹤

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

我要闹了!!!
为什么全都欺负被被!!!
看他可爱么!!!

存梗

他终究还是没能等来那个人——

杭州下起了小雨,我望着对面的西冷印社,不由得思绪万千。
在十年前,有个叫做南派三叔的该死家伙,给我讲了个又长又杂的故事,然后又在十年前,他把这个故事写成了部小说,红遍了大江南北。
这本小说的名字叫做《盗墓笔记》
我只不过是北京城里某个小饭馆的小老板,十年前那个常来我这儿吃饭的秃顶胖子,某天突然闲的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于是我自此陷入这个坑不能自拔。
秃顶胖子是个作家,但他坚持这个故事是真实的。
这个故事讲了整整十年,终于在2015年8月17日那一天落下了帷幕。历尽千辛万苦的吴邪和胖子在长白山接到了他们的小哥,故事完美结局。
但是在今天,长白山,我看到了那个身着蓝色连帽衫的清冷身影。他一个人贮立在山崖色,背影看起来落寞又孤单。
我一开始以为是哪个来长白山的稻米cos呢,毕竟817那天满山都是。可没想到他转过头,露出一张俊丽清秀的脸庞,一双眼眸淡然若水,平静的语气问道:“今天,是几号?”
我有些懵的回答道:“8月20号…”完了又补充道:“2015年8月20号。”
他低下头,似乎陷入了沉思。我呆呆的望着他,良久,他转过身往山下走去。
我连忙叫住他,问了一句:“你是,谁?”
他抬头望了望上空,蓝色的天,白色的云,那是我已经看了无数遍的天空,而他的脸上似乎流露出一副怀念的表情,随后嘴角露出一丝轻笑,“是谁?我也不记得了呢…”
我呆呆的看着他的身影渐渐远去,最后完全消失在茂密翠绿的树林中。
后来我又去了一趟杭州,找到了那个正过的悠闲的秃头胖子,跟他说了我在长白山的奇遇。
“嗯?你真的见到他了?!”
“不会吧,你可别扯淡。”
“早说过了这都是真的,准是他没错。看来他真是年纪大了,连时间都记错了三天。”
“那,吴邪呢?”
三叔沉默下来,“没了。”
“什么??”
“就是死了!十年前将死了,因为病。”
我如鲠在喉,惊讶的睁大眼睛,所有的心绪在那一瞬间凝结在了一起。

故事中,吴邪成功在长白山赴了与张起灵的十年之约,而现实中,吴邪却在把他一生的故事都告诉那个秃头胖子以后,带着所有的希望与不甘离开了。那十年,他一年都没能等下去。
而张起灵,却要带着那他早已经不记得的约定,独自踏上新的旅程。
三叔给了他们一个美丽的结局,这完美的结局印刻在所有听书人的心中,而那残忍的现实却只能由他们自己来承受。
听着有点讽刺呢…

感受着沥沥细雨,我不禁开始琢磨起来:在张起灵记忆中,吴邪这个人是否还存在呢?

哈,那种问题,又有谁知道呢。


fin

其实我817生日,这个够我吹好几年【雾】

好不容易平复下心情了…嗯,原来看视频总嫌弃观众谢幕叫来叫去没素质,可是等自己到了现场才知道激动的时候根本控制不住。
我确实没看过火影原作和动画,但是之前好歹了解了下剧情。真的这次不该说是舞台剧明明就是音乐剧,一言不合就唱歌【但我喜欢!不唱歌就是咸鱼!】他们唱的真好听,好好听啊啊啊!!【但是音响实在太大了,我现在耳朵还疼】
小樱真的好可爱,成功圈粉。流司啊谅谅啊广大啊大家啊都贼棒。【要形容怎么棒恐怕三页纸都不够】流司的演技!真的是太厉害了!最后鼬和佐助对手戏简直了,没看过原作我都哭到看不清望远镜,现在才明白弹幕上说的,不管是DVD还是配信永远比不了现场的震撼。这次观众素质还蛮好的,除了谢幕太激动有一堆盗摄基本没什么问题。
谢幕的时候,他们下台了!!我和旁边的小姐姐简直要哭,哪怕往前坐一排我们都能握到手!我就看着谅谅和流司从眼前走过!看得见摸不着那种。不过只要能看见他们就很幸福了。
最后和身边小姐姐拍了下手互相安慰了下,挺开心的😊
激动到哭的感觉我是体验到了,先是感动哭然后激动哭,真的…眼睛好疼[捂脸]
去了趟一点点然而已经关门了,没关系让我看看就够了

还有流司你什么时候去减肥??透着望远镜我都看出你胖了不止一圈??!!

看我大早上整出了啥!!!我用all999锻出爷爷了!!!我再也不说我是非洲人了!!

我家小可爱和失智老人,以及某个角落里的冲田家小孩【不是】
明天日语考级,求一发欧气
然后后天期末,考级和期末凑一起我也是想哭
P6是什么我不知道

【爷清】触不可及的温柔 下

以为是个普通的爱宠物语你就错了
 (我像是会正经写爱宠物语的人么)

上文

清光不是一只普通的猫。
如果有人能觉得一只活了几百年的猫还算普通的话。
清光也不记得,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的,又是作为什么诞生的。
记忆中一直在不断的漂泊,看遍了山山水水人情冷暖,不知什么时候就成了妖有了人形,化作人形的猫妖拥有一副纤细少年的身躯,浓密柔软的黑发,红宝石般美丽的眼眸,狡黠又可爱。披着人类皮囊的清光继续漂泊着,就这样度过无数孤独而寒冷的夜晚。
似乎他并没有什么生存的意义,只是命还在就活着而已。
岁月流年,数百年的光景一点点过去,和三日月宗近的相遇,让清光平淡无光的生命第一次有了颜色。
那一天,猫形态的清光失足从房檐上掉了下来,并没有摔的特别严重,只是脚上受了些轻伤。清光一瘸一拐的走着,遇到了小狐丸。
本来小狐丸也是个爱小动物的人,看见受伤的猫自然是要过来关心下,看清光伤的不轻,于是把他抱回家治了治伤。本来是打算治好就送走的,结果清光也许是第一次感觉到人间温暖,不管怎样都不肯走。小狐丸也没招,就把猫送给了三日月宗近。
清光并不在意被送到别人家,他只希望有个人能陪着他就够了。第一次看见三日月宗近的时候,清光的感受是“笑起来很温柔”如春风一般的温柔,明明有一张年轻好看的脸,行事作风却跟个老头子一样,生活自理能力更是惨不忍睹,清光一开始没被他养死也算是奇迹了。
清光本来是没有名字的,所以当三日月宗近望着月色给了他“清光”这个名字时,小小的猫儿心里乐开了花。等到夜晚,清光化作人形在庭院里蹦哒蹦哒,他第一次找到了生存的意义。
和三日月在一起的时间是最开心的,清光喜欢在午后,趴在三日月腿上,闻着从三日月手中茶杯飘来的淡淡茶香,享受着老人家的温柔抚摸,然后舒舒服服的睡上一下午。
不知不觉中清光对三日月的依赖越来越深,渐渐清光开始想如果自己能不再作为猫,而是以他人类的形态出现在三日月宗近身边,像真正的家人一样在一起生活,那该多好。
只可惜这是不行的,虽然清光可以选择让看不到妖鬼的人类注意到自己的人形,但身为小妖的清光一旦被人类所注意到,就会因为接触过多的阳间之气而消失。
那么一辈子作为猫陪在他身边也不错。
清光在化作人形时只能偷偷的站在三日月身后,望着那份触不可及的温柔。
但一切都事与愿违,老天就连这点小小的心愿也不肯如他。随着时间的推移,清光慢慢了解了三日月心脏病的事实。残酷的事实犹如晴天霹雳,清光实在不想相信上天会这样残忍对待如此温柔的人。
“如果不能陪他一辈子,最起码让我陪他走到最后。”清光如是祈愿。
随着三日月的病情加重,清光和他在庭院外面喝茶玩闹的几会也少了,他看着三日月每天晚上被病痛所折磨,却又什么都无法为他做,心里便犹如刀割般的疼痛。他只能在三日月睡着时化作少年的形态,轻轻的抱住那副虚弱的身躯,连抽泣声都要抑制住。
这样的日子没过几天,三日月就在一次发病后被小狐丸送进了医院。那天清光看着三日月被抬上救护车渐渐远去,清光死命的追在救护车后面,不停的不停的追着,他使出毕生的力气,只想紧紧抓住那份温柔,不想失去。小小的猫儿就这样一直追着,直到筋疲力尽,直到救护车消失在视野中。
望着空空的公路,活了数百年的小猫妖第一次落了泪。
没有了三日月的房子一下子变得空空的,就剩自己一个,清光倒也无所谓的一直化作了少年的形态,直到后来小狐丸出现,因为医院不能进宠物,于是他偷偷把清光抱到医院去看三日月。三日月此时已经从重症病房出来 ,脸色比平时要苍白的许多,看到清光三日月一下高兴起来,眸中那一轮新月又有了颜色。在小狐丸掩护下偷偷抱住小猫咪又是摸又是蹭的,老人与猫在小小的病床上玩的不亦乐乎。
虽然每次呆的时间都少之又少,不过清光还是很开心,因为去过几次认了路,他也偷偷的以少年形态去过医院几次 。那天清光看见三日月拿着个画板在那刻苦认真的画些什么,于是好奇的凑过去看了看。
画板上是木制的走廊,满天飞舞的樱花瓣,一只猫和一白一蓝头发的俩男人。
不过到了三日月手里就成了几条木头,一个个粉色的圆疙瘩,有着白色爆炸头和蓝色脑袋的俩火柴人,和一条看上去像是有两个红点的黑条实际是猫的清光。
“这是我和你还有小狐丸么…”清光知道他听不到,但还是掩嘴笑道:“画的真丑,小狐丸知道了怕是要打人”清光犹豫着,没有去握那只持着画笔的手。
但不知道为什么,笑着笑着就流下泪。
哭了就不可爱了,还好你看不到我。
清光现在只求着三日月能多活些日子,能让他好好记住三日月的样子。
有两天没去看三日月了,清光在家收拾着屋子,从三日月床铺底下掏出了一个厚厚的牛皮本,虽说随便看人家东西不好,但只是只猫没关系吧,这样想着清光翻开了本子。
【触不可及的东西永远都是最美的】
“骗子…”
清光一路狂奔着,不知道跌倒了多少次。
头发都跑到散开,脸上沾了许多泥土。
不可爱了也没关系,他现在只想见到三日月宗近,想快点见到那个混蛋。
那个牛皮本是三日月的日记本,之前都是些生活的琐事,真正让清光在意的是后面的内容。
遇见清光后的内容:
【那是只可爱的小猫呢】
【不,是个相当可爱的孩子啊】
三日月宗近 ,从一开始就看得到化作人形的他。
【也许我真的是太寂寞了】
【看来是个孤独的小妖怪】
【我们很像呐】
【妖怪也没有关系,请一直陪着我吧】
骗子………
【如果被我看到,清光就会消失。我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有点特殊能力真是麻烦事。】
骗子……骗子……骗子……
【我知道你看得见我,但是对不起哦小清光,我不能跟你说话】
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
【我也没有多少日子了,谢谢清光,一直陪着我】
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
清光现在再也不在乎其它的,消失了也没关系,他现在只想见到三日月,想触碰他,想和他说话,想靠在他温暖的怀抱里。
还未干涸的泪水混合着泥土静静躺在脸颊上,心脏怦怦的跳动着仿佛要顶出胸膛一般。清光拼命赶到医院,看到的却是沉默着手持死亡通知书站在医院过道的小狐丸。
三日月宗近,在这一天,死于心脏病。
_____
清光最终还是错过了。
三日月从小就有些特殊能力,能看见鬼神,他身体弱也和这个有点关系。关于这件事小狐丸是知道的,三日月之前不肯入院治疗也是因为担心清光。直到临走前,他还不忘记嘱托小狐丸,“照顾好清光”
小狐丸无奈笑,“真是的,死了还留给我麻烦。”
清光一直守在家里,看着樱花树开了又谢谢了又开,樱花树凋零了还会再次绽放,但是那个人去了却永远不会回来。
人类的生命,真是脆弱呐。
小狐丸在三日月死后,将三日月画的几幅画挂在了只剩清光一人的家里。那几幅画不仅是清光看到的那张,还有好几张是清光少年的姿态,站在月色下的清光,站在樱花树下的清光…
“画的真丑,一点都不可爱。”
清光微笑着抚过每一幅画,在一副画框里意外的摸出一张纸条。
清光一下认出三日月宗近的字迹,在两条折出印子的纸条上,漂亮的字体写着:
【好好活下去哦,清光】
【然后,下辈子再来找我吧】
谁要再找你去啊笨老头…
小狐丸偶尔会来看看清光,每次来他都会跟清光吐槽,“那家伙真是太看得起自己了,哈哈,要是你能找到他下辈子,一定帮我好好的骂他几句。”
清光摇着尾巴表示赞同。
几十年的时间对于清光来说只是转瞬之间,人类的一生亦如此。
没有什么沧海桑田的变化,只是思念的人不在了而已。夏季的花火大会如期而至,一个小小的孩子独自一人站在樱花树下,深蓝色发丝包裹着圆润白嫩的脸蛋,孩子玩着飞落在地的花瓣,眼眸半敛,长长的睫毛遮着眼中的一轮新月。
另一旁,红衣的少年倚着树干,猩红的眸子望向孩子,眼底满是温柔。
终于,找到你了。

fin

【爷清】触不可及的温柔 上

老人与猫
百粉点梗,最终还是爷清人多,就写爷清了
前面爷清味不是很重,有一点点狐爷的感觉???可能有点无聊,慎入

【一个人来,一个人去】
三日月宗近对生死向来看的都很淡,尤其是对于自己的命。所以当医生一副严肃的表情跟他说:“你的病情已经开始恶化了。”也只是露出淡淡的笑容回答,“我知道。”
三日月今年不过二十后半,本来在高中当着名国语老师,收入可观日子过得也不错,只不过他打小起身体就不好,有先天性心脏病。年龄小的时候还没什么,眼看着岁数越来越大,这病倒也慢慢显现出来,还越来越严重。
后来三日月跟学校辞了职,一个人住在空空的房间里。三日月家是典型的和风建筑,没事儿就能看见他手捧茶杯盘腿坐在木制走廊边上,微笑的注视着院子外面打打闹闹的孩子们,那笑容是能融化春风般的温柔。
虽然不过二十后半,但三日月宗近无论是从穿衣搭配还是说话方式或是自理能力上来看,都是典型的老人家风格,且不说天冷时总穿着件又傻又愣毫无美感的素色高领毛衣,外面披着件蓝里发灰的外衣,还有慢吞吞没事就“哈哈哈”的说话方式,这要不是那张长的好看的脸和举手投足间高雅的气质,简直就是乡下种地来的老头子。
三日月宗近的日常就是给花花草草浇浇水,和老奶奶老爷爷们聊聊天,或者给孩子们讲讲故事。三日月家里还有个哥哥叫做小狐丸,虽然小狐丸自己有家有业,但每周还是会来看看他这孤身一人的弟弟,免得他寂寞或者心脏病突发什么的,还有重点是帮他收拾收拾屋子。
那天小狐丸给三日月抱来了只小猫,说是在外面捡到的。小家伙一直缠着他,没招只好带着,转念一想三日月一个人怪无聊的,干脆就给他抱了过来,而且还说什么老年人配猫是绝佳的组合。
三日月很喜欢这只小家伙,摸着抱着都毛绒绒的,软软的肉掌捏着也很舒服。小家伙通体黑色,尾尖和耳尖缀着棕红,猩红色的眼珠犹如镶嵌在黑夜中的红宝石。别看小家伙长的一副高艳模样,却是黏人的很,没事就爱撒娇。虽然一开始是被小狐丸捡回来的,但跟着三日月日久生情,慢慢的感情也越来越好。小家伙没事蹭着三日月宗近的手掌,等三日月温柔的一遍遍抚摸那毛绒绒的小脑袋,或者在三日月坐走廊上喝茶的时候,抱着他大腿滚来滚去,偶尔几次失爪打翻老爷爷的茶杯,老爷爷也好脾气的笑笑,摸摸头,然后花一下午的时间把地打扫干净。
三日月给小猫起了个名字叫清光,要问为什么给只萌猫起个这么文艺的名字,是因为小猫来的第一天晚上,曾身为国语老师的三日月宗近赏着月色,脑海中想到了月光清冷几个字而已。
一开始,三日月作为一个自己都照顾不好的老年人 ,成功把清光养活可不是件容易事儿,好在在哥哥帮助下,小清光可算健康活到现在。虽然对自己的事情不上心,但是为了养好清光,三日月也算是上心到不能再上心。毕竟,小清光可是要陪着他走完剩下的日子啊。
院子里开着颗樱花树,一到了四五月份 漫天樱花飞舞 ,三日月喝着他的茶,清光懒洋洋的卧在草坪上,享受阳光的沐浴。飘下来的花瓣落在清光小小的鼻子上,也许是被弄得痒,清光猛地一个喷嚏爬了起来,小胡子还一颤一颤的。打起精神,清光开始满院子的追花瓣玩儿,小猫轻盈的身体在花瓣草丛见穿来穿去,摔了跟头也不怕,爬起来接着跑。
三日月看着好玩,于是弯起好看的笑眼,无声似有声的看着跑来跑去的清光。
刚好给他忙活完卧室的小狐丸走出来,看着眼前的老人与猫不禁笑笑,随后坐在了三日月的身边。
两人沉默一阵,还是小狐丸先看了口:“三日月。”
三日月转过头,脸上还挂着微笑,“嗯?”
“真的不再想想么,入院治疗的事情。”
三日月的笑容并没有褪去,他缓缓摇了摇头,“现在这样就挺好的,我和清光在一起也不会寂寞。”说完又看向那边玩累了躺在地上喘气的小猫。
“清光么…”小狐丸叹了口气,他这个弟弟向来倔的不行,是个究极的自我主义,怎么想就怎么做,绝不轻易妥协。刚刚那句话语气虽然平淡,但态度坚定不留余地,“你要知道,你的病情已经很严重了。”
“我知道。”
“你会死的。”
“人都会死,我只是碰巧会死早些。”三日月看向小狐丸,“这都是命。”
小狐丸自知劝不了他,也只能无奈的笑笑,“你啊,真是没办法。”
“哈哈,毕竟是老人家嘛。”
躺在樱花瓣上的小猫静静的注视着二人,听懂了什么似的动了动耳尖。

三日月的病越来越严重,很多时候都只躺在榻榻米上。三日月不怎么玩手机老躺着也无聊,好在清光善解人意,也不怎么出去闹了,卧在三日月枕头边上或者躺在三日月怀里,三日月每次一睁眼都能感觉到毛绒绒的触感,小猫柔软的下巴不停的蹭他的脸,好像是在叫他的主人快点好好起来陪它去玩。
三日月像抚摸孩子一样揉着清光的脑袋,温柔的笑笑,“老爷爷已经玩儿不动了。”

病痛一天天的折磨着三日月,他常常半夜被痛醒,死死地攥着胸前衣物,拼命抑制住喊叫,豆大的汗水顺发丝滴落,三日月只能等疼痛缓解再颤颤巍巍的伸手去够药片。
清光坐在一边,歪着小脑袋看着,一只小猫毕竟不是人,它所能理解的只是主人有些不正常而已,能做到的也只是跑到三日月身边,软软的舌头舔着三日月被汗浸湿的额角,喉咙里发出好奇的“喵”
即使疼痛万分,三日月依然微笑的着看着小家伙,安慰的轻抚小猫的后背,“我没事,清光真是好孩子呢。”
明明疼的是自己,真是个笨蛋。
又是谁说,猫不能有心呢?

…………………………………

下文

100粉点梗


就这样到了一百粉,感觉做梦一样【不是】
脑子里有几个梗,请不要大意的来吧。
都说了我是杂食动物
长短不定,甜虐我不告诉你


1【.三日清】
失智老人与流浪猫的故事
〔生命真是脆弱呐〕
〔终于,找到你了〕


2.【安清】
雪夜,月影,路灯下的别离与重逢
〔要说几次再见,才能换来与你的永生相伴〕


3.【石清】(注意是papa和清光)
让我陪你,走完剩下的路吧
〔你是我黑暗世界中唯一的光明〕


4.【??x清光】(??是上面仨中一个,是谁你们猜
我遭到了不平等的待遇,受到了令人无法容忍的暴力,我试图反抗,但换来的却是无情的嘲笑与唾弃。可现在,我真的,再也无法忍受了。
那个人出现了
〔你能帮帮我么…〕
〔这个世界是扭曲的〕


都是随便想的,到时候写出来可能和上面有点不一样,尤其最后一个昨天写着写着睡着了(所以最长),今天早上看见这个一脸懵逼(我当时在想啥子)
可能这两天写,可能下星期写,也可能直接七月考完试再写了(要考试还要考级有够可怕)【悲伤】


反正不管怎样在我这儿清光都是受

清光:我是本丸的一枝花,你算个啥子
安定:我是本丸的除花剂
清光:………

传自冲田君的犀利一击!


  整个本丸已经被这俩人闹的不得安生,仅仅是因为出阵时加州清光拿了个誉,大和守安定就各种心情郁闷,两人从早折腾到晚,吵着吵着就动起手来,这两个人是本丸里出了名的欢喜冤家,一言不合斗嘴吵架的实在是太常见,但毕竟安定和清光都是冲田总司家的刀,惺惺相惜的伙伴,早上吵晚上和好也是太正常不过。互相吵的一身伤还要互相舔舐伤口。这不,等晚上洗澡的时候,虽然嘴里都说着不愿意,但身体依然很诚实的一起挤进了浴室。
“……”
“白天的事情,是我说过了,对不起啊。”
大和守安定吓得肥皂从手里“呲溜”的滑了出去,在空中留下一个完美的抛物线。看着清光安定放弃了捡肥皂的冲动,加州清光居然会道歉,这简直比看到石切丸跳舞,三日月宗近自己穿衣服更可怕。
“……算了,这次懒得理你了。”
这会儿清光已经擦干头发穿上衣服,安定才刚刚从浴室出来,身上只裹了条浴巾。每天只有在洗澡睡觉的时候才能看到安定散头发的样子,圆圆的大眼睛,纤细的身躯,活脱脱一个刚出浴的少女。不过安定白搭这一副萌妹样,性格一点都不萌。
清光看着那条刚刚好遮住重要部位的浴巾,假装收拾东西的样子将安定放在一边的衣服夹在怀里。
“安定。”
“干嘛?”
“传自冲田君的犀利一击!”清光“嗖”的一掀,安定那条可怜的浴巾就跟香蕉脱了皮一样发出“呲溜”一声,毫不留情得给一脸懵逼的主人来了个大曝光。
然后在安定还停留在懵逼阶段,犯人迅速夹着那条浴巾以飞的速度跑了出去。
从不知道原来清光机动这么快。
都TM快赶上短刀了。
后来本丸又一个晚上没消停,直到安定穿着不知道从哪翻出来的宽大衣服将袭击他的犯人连拉带拖拽进屋子,这事儿才算完。
等第二天两个人双双出现在院子里,关系好到简直是昨天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不过自那以后清光倒是怂了不少。

安定:“你很可以嘛,扒我衣服,还敢抢我台词,看来需要好好教训你一下啊小猫咪。”
清光:“??…你干嘛!?”

……………

后来据堀川国広说,那天晚上不知道谁拿了和泉守兼定的衣服,让他们家兼桑果着体在寒风中实力懵逼,瑟瑟发抖。

和泉守:MMP

你们猜清光为什么怂?